加入收藏在线咨询
位置: > 尊龙现金一下 >

相恋20年不识女伴男儿身“末代皇帝”尊龙女装出演风华绝代

作者:admin时间:2020-07-26 19:33浏览:

  1983年,法国前外交官布尔西科和他来自中国的妻子时佩璞被法国安全局逮捕,法庭宣判这对跨国夫妻犯有间谍罪。 但是让法国人震惊的不是这对夫妻犯下的间谍罪, 而是布尔西科的妻子时佩璞, 他竟然是为隐藏极深的女装大佬。 更令人震惊的是, 20多年间,布尔西科竟然对此一无所知,直到被捕站上法庭, 布尔西科才知道为自己养育了一个儿子的女人,其实是个男人,这个事实太过匪夷所思。

  后来导演大卫柯南伯格把这段扑朔迷离的故事搬上了银幕。 这就是今天我们要一起聊的,《蝴蝶君》。故事还要从1960年说起,那时的高仁尼, 也就是布尔西科在电影中的名字, 作为法国大使馆的会计, 跟随使团来到了北京。 使馆的会计工作是枯燥乏味的, 布尔西科和法国妻子的婚姻生活也像一潭死水,不起波澜。

  这时高仁尼认识了宋丽玲, 初次见面, 他在台上一身素缟,歌声婉转而悲泣, 一举一动都是风情。她在台下看得入迷, 听得如痴如醉, 一分一秒都不愿错过。

  宋丽玲表演的是歌剧《蝴蝶夫人》, 剧中她饰演一位叫做乔乔桑的日本艺妓。乔乔桑与一个叫做平克顿的美国军官陷入热恋,谁知平克顿只是逢场作戏。 多年之后, 当她从美国带着自己的妻子回到日本后, 苦苦守候的乔乔桑绝望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平克顿此时追悔莫及。 《蝴蝶夫人》这出歌剧出自普契尼之手, 故事中充满西方对东方的误解和轻视。

  1986年,华裔剧作家黄哲伦在报纸上看到关于布尔西科和时佩璞的报道, 于是决定借此打破西方对东方的固有印象, 他以这两人的旷世奇情作为原型,撰写了本电影的剧本《蝴蝶君》,了解这段历史对于理解本片有很大的作用,这里就多啰嗦几句, 让我们回到电影中,高仁尼在欣赏这出悲剧时,大概是把自己代入到了平克顿的角色中。 曲终人散, 他走上去和宋丽玲搭话,称赞宋丽玲精彩的表演把一个日本艺妓的痴情和哀怨诠释得淋漓尽致。

  高仁尼大概觉得作为一个外国人,自己这样做很容易就能吸引到一个中国女人。没想到的是,他被宋丽玲毫不客气地怼了回来,这样的夸奖伤害到了他的民族感情。宋丽玲还毫不留情地指出,高仁尼之所以赞美日本艺妓为爱牺牲,是因为一个日本女人为了高大英俊的美国士兵而殉情,倘若换成一个金发美女,为了矮个子日本商人而寻短见,高仁尼就该骂他是一个大傻瓜了。

  这一刻,高仁尼被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宋丽玲深深地打动了。临别之际,宋丽玲还不忘向高仁尼推销京剧,“如果你想见识真正的艺术,就来戏院找我。“

  第二次见面是藏在穷街陋巷里的戏院中,一曲贵妃醉酒之后,高仁尼摸到了后台,隔着一帘纱帐同宋丽玲攀谈起来。再之后,他送宋丽玲回家, 都送到家门口了,宋丽玲也没有请高仁尼进去喝杯茶, 让意犹未尽的高仁尼一阵失落,只好独自买醉。

  第二天,当高仁尼从宿醉中醒来时, 妻子已经收十好了他的衣服。这里有一个细节,妻子仔细闻了闻高仁尼的外套,大概已经发现了丈夫有婚外情的倾向。 其实吧, 这也不算婚外情, 毕竟宋丽玲从来没有确认过这段感情。

  直到高仁尼和宋丽玲的第三次见面,高仁尼再也无法按捺心中对于宋丽玲的爱慕, 大胆告白。 但是宋丽玲的家教和矜持让他无法回应高仁尼的爱情,两人不欢而别,宋丽玲的拒绝是高仁尼无法理解的, 这也是东方和西方的思维差异。 在这个法国男人的脑袋里, 一个单身女人独自邀请一个男人到家做客,就足以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态度了。

  而宋丽玲不同,他家门口的对联就向观众暗示了这个角色的人物性格:丽楼台榭轻歌声声慢、琳琅佩环旋舞步步娇。这不仅仅是一句藏头诗,把宋丽玲的名字藏进对联那么简单, 还交代了他的身份:旧时代的伶人(戏剧演员),而声声慢和步步娇两个词牌名,除了描写宋丽玲的舞姿和歌声之外,还有更深一层的意味。步步娇词牌写的是儿女情长,而声声慢则表达了对国破家亡的愁苦忧思。

  高仁尼出色的工作能力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让他被破格提拔为法国大使馆副领事, 主管情报工作。彼时法国方面关于越南和印度等国家、地区的,都要经高仁尼之手整理汇报。这让和他日夜相处的宋丽玲也得以知道许多情报机密。 这些情报经宋丽玲之口, 源源不断地输送各处,左右着对国家对国际形势的判断,原来宋丽玲是安插在高仁尼身边的情报人员。

  不知道高仁尼是否知道这句中国古诗,还沉浸在和宋丽玲的爱情之中, 对于宋丽玲的话深信不疑。神秘的东方、传统的习俗以及宋丽玲的娇羞,这些挡箭牌,让宋丽玲即使在晚上也不会褪去衣服。

  高仁尼也始终没能识破他的男儿身,他也曾经怀疑过,一次酒醉,她要求宋丽玲脱下衣服,在灯光底下让他看个清楚。不过关键时刻,宋丽玲谎称自己怀孕了,打消了高仁尼的念头,爱情转化成了亲情。

  这一篇就此翻过,送别宋丽玲返乡的车站,高仁尼和这个怀着自己孩子的女人依依惜别。 像所有第一次当父亲的男人一样,高仁尼猜测起孩子的性别, 而宋丽玲斩钉截铁地告诉他, 这会是一个男孩子。

  一年之后,做完月子的宋丽玲果然带着一个男孩,从老家回到了高仁尼的身边。这个孩子当然不是他的儿子,而是宋丽玲收养的维吾尔族弃婴。

  团圆的喜悦是短暂的,高仁尼很快被迫和宋丽玲母子分开。1968年,高仁尼独自返回巴黎。他看着台上的女演员动情演唱,脑袋里想的都是宋丽玲和他们的孩子。返回法国的高仁尼丢了工作,也没了老婆,一个人过起了穷困潦倒的生活,直到某个人的突然到来。这一年宋丽玲来到法国和高仁尼团聚了。明面上他是一个传播京剧文化的学者,实际上他是带着任务来的。高仁尼必须继续提供法国方面的情报,以此换取仍滞留在中国的儿子的安全。于是高仁尼就做起了政府的邮递员,这让他有机会接触到那些。1983年,高仁尼被法国安全局逮捕,和他一起被捕的还有宋丽玲。当法庭的大门打开,换上一身男装的宋丽玲出现时,坐在被告席上的高仁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法官、律师轮番就两人相处的细节,像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发问,他都对答如流,一点不差,但是高仁尼仍然不愿意接受现实,他把这一切认作法国政府离间他们夫妻感情的阴谋。直到他和宋丽玲一起被押上囚车。

  脱下衣服的宋丽玲质问高仁尼,你爱的到底是宋丽玲还是蝴蝶夫人,高仁尼抚摸着宋丽玲的面颊和嘴唇,的确是他没错。此时的高仁尼明白过来,自己所爱的一直都是一个假象。他沉浸在关于东方的美丽幻想之中,现在这个幻想被戳破了。高仁尼最后被判间谍罪入狱,而宋丽玲则被遣返回国。

  监狱之中,高仁尼为狱友们带来了一出歌剧《蝴蝶夫人》。这一次他将扮演故事中那个为爱殉情的日本艺妓,在监狱中就此自杀,而辜负了他的爱人,此时已经坐上了回国的飞机。电影到这里就结束了。现实之中,布尔西科在狱中自杀未遂,而时佩璞已于2009年去世,生前,他曾表示仍爱着布尔西科,对于法国政府的控诉,他则表示这是莫须有的罪名。他确实为了来到法国欺骗了布尔西科,但是并没有通过他窃取情报。布尔西科自杀未遂后,经法国总统特赦出狱,一直活到了现在。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09年,时佩璞去世之后,《纽约时报》就这件事采访布尔西科,他告诉记者,“时佩璞做过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他死了也把仇恨带走了。现在的我终于重获自由了。”

电话:86 1317 3122242
传真:1317 3122242
邮编:276826
地址:中国 山东 诸城市 开发区工业园